亚搏体育
个人资料
泰山--贾斌
泰山--贾斌
微博
  • 博客等级:
  • 博客积分:0
  • 博客访问:749,504
  • 关注人气:223
  • 获赠金笔:0支
  • 赠出金笔:0支
  • 荣誉徽章:
相关博文
推荐博文
谁看过这篇博文
亚搏体育
正文 字体大小:

[转载]如何看待爱因斯坦到中国时的私人日记?

(2020-05-22 07:10:25)
标签:

转载

        我孤陋寡闻,原来还不知道爱因斯坦曾经在1922年12月到过中国上海,待过两天,并且写了日记。爱因斯坦生于1879年3月14日,1955年4月18日逝世,当时应该是43岁。今天才看到数篇关于这件事情的文章。我浏览了其中几篇,并且转载一篇在下面。这些文章所用的素材,包括照片都是差不多的。这些文章标题的倾向性接近,观点也大体接近。相同的是都对爱因斯坦表达了失望,对爱因斯坦有一定负面评价,区别在于,这些负面评价程度有不一。除了所引的下述文章外,类似的文章还有爱因斯坦日记"令人震惊" ,竟称中国人"肮脏愚钝"》爱因斯坦如何评价中国,多年后日记的揭秘,让国人很失望》等。——排开这些文章当前疫情下的背景,对此暂时不深究,我先只谈谈我的初步的不同的看法。首先,这些标题就不确切。什么“揭开他对中国人的真实态度”,“爱因斯坦如何评价中国”等,都有误导的作用。爱因斯坦只是作为私人日记,记下了他当时对中国的一些印象,怎么就能够谈得上是什么“真实态度”“如何评价”呢?就是使用“真实态度”“如何评价”这样的语言,也必须加上一个限制词“当时”,也就是“当时的真实态度”、“当时如何评价”等。爱因斯坦是世界历史上首屈一指的科学家,他在人们心中有神圣的光环,国人希望他对中国人有好的评价,这是很自然的,但这些文章明显缺乏历史意识,也缺乏对当时具体情况的探究。关于当时的 情况,综合几篇文章,可以大致梳理出这样的线索:

      1921年,时任北京大学的蔡元培先生到欧洲考察教育时,曾访问爱因斯坦,邀请他来华讲学,爱因斯坦表达了同意。1922年秋天,爱因斯坦应邀到日本讲学,表示愿意同期来华。于是双方进一步商量来华讲学的条件。但由于中国方面拟以多个团体联合名义发出联合邀请信,邀请各方意见有不统一,在协商费用时,时间拖的比较长,致使爱因斯坦在日本等了五个星期,一直未接到中方正式邀请信件。他以为北大不打算践约了,便延长了访日时间。直到12月22日,他才又收到蔡元培寄去的信,才了解有误解,但日程已无法改变,致使他这次到中国还将在北京大学讲学的计划落空。他在上海待了两天就去新加坡了。

        ——如果情况的确如此,我们可以推断,蔡元培等与他的沟通也是有问题的,也包括中国方面各团体的协调。在这种情况下,
爱因斯坦当时应该很难免有一定负面情绪。爱因斯坦尽管是一个天才,但他也是一个人,他不仅在科学研究方面犯过错误(例如在量子力学方面),说过某些并不完全妥当,做出过某些并不英明的决定,都在情理之中。在私人日记中,我们就更不能够要求他应该怎么这么样了。我们站在爱因斯坦的角度,尝试与他通心,作为一位严谨的科学家,对于信誉、时间观念都是非常讲究的,浪费时间,就是浪费生命。这些情况,都可能会妨碍他在继日记时,会有一定偏向和侧重,对当时的中国缺乏一个积极的看法。我觉得最值得遗憾的,不是他当时对中国的看法缺乏溢美之词,而是没有能够到北京大学讲课。如果去了,将是多么美好的事情!当然,历史是不能够改变的。关键在于我们如何看待历史。我倒是认为,他的这些私人日记具有难得的价值,他从一位天才科学家的角度,给当时的中国照了一下镜子,便于我们更深刻地认识自己。鲁迅作为一个中国人,不是也曾经猛烈抨击过都是中国的国民性吗?——还应该补充的是,他对当时中国的印象,还包括了他在香港的经历,他在香港也有停留。至于具体到当时他谈到中国人时,说中国的男人和女人“勤劳、肮脏和迟钝”,关注不断生育后代。“中国人吃饭时不是坐在凳子上,而是像欧洲人在丛林里解手时那样蹲着。”请问,难道当时的情况不是如此吗?他是肯定了中国人的“勤劳”的,至于“肮脏和迟钝”,这是随便在大街上一走就可以观察到的。难道当时情况不是如此吗?直到今日,在国内的不少地方,难道不还留着至于的痕迹?甚至情况仍然没有太大改变?——随便说,我记得我曾经在90年代初,去上海时,亲自看到当时的上海好多地方还没有正规的公共则所。所谓的厕所,就是靠墙的一道沟渠,男人们就面对墙,背对过往的人们小便……
        另外,这些文章还认为爱因斯坦有种族主义思想,指出“
爱因斯坦好像不仅“歧视”中国人,还歧视日本、印度人,比如英国卫报中称笔记中有“中国、日本和印度人在智力上都有着天然的不足”等的言论。”爱因斯坦作为犹太人,本身也是纳粹的受害者,他即使有这样的看法,不宜看成是他自己做的一个定论。前面已经提到,任何天才也是凡人,不可能没有思想的波动和变化,作为私人日记,记下这些看法,也是真实的体现。
       还应该看到的,一个人的观点和看法是在不断发展变化的,在大是大非的问题,后来在涉及中国的问题上,爱因斯坦显示了他的良知。正如这些文章提到:“在1938年,为了帮助中国的抗日战争,他还和罗斯福总统的长子一同发起“援助中国委员会”,在美国2000个城镇开展援华募捐活动。
       我所倡导的“全人心理学”
从尽量开放、广阔的心态理解人性,赞同这样一种越来越被普遍认同的看法,认为人有四种性质:物质性、动物性、人性、灵性。灵性(西方有心理学家理解为“神性”)的开发是人的潜能的深度开发,只有通过灵性的开发,人的潜能才能够得到全面的发挥。灵性的开发与人的其他性质并不冲突,人可以通过不断整合自身的性质和能量越来越向“全人”接近。我还认为,人同时存在着四种性质。人能够开发灵性,发挥灵性,但不可能成为“神”。——很明显,全人心理学是否认实际上有“完人”的存在的。我甚至认为,即使是所谓的“成佛”等状态,也不可能是一种一劳永逸的完美状态,也可能会有某些“问题”——暂时想不到更好的词。正因为如此,我写有《关于佛陀拉肚子》等文章。马斯洛把爱因斯坦作为自我实现的人的典型之一,我认为他的选择非常明智。他也指出,自我实现的人尽管有诸多优秀的品质,但也避免不了这样那样的问题。我想起崔永元说过的一句有趣的话:在平凡人身上容易发现伟大,在不平凡人身上容易发现不伟大。
       爱因斯坦当年关于中国的日记公布出来,我认为是一件好事。
       我还想到,近100年过去,中国发生了巨大的变化,世界也正在发生巨大的变化。爱因斯坦在世,他会怎么看呢?我相信他的洞察力,和作为一位真正科学家的良知。
       我和大家最后分享一句我在全人心理学·通心工作坊上,做个案时,常常说的一句话:
      “真相无毒!”

        附:
        《爱因斯坦私人日记曝光,揭开他对中国人的真实态度,字字扎心》

评价一个科学家,中国人的标准是德与才两个方面,历史上很多科学家有才无德,或有才少德,鲜有德才兼备、德艺双馨之辈。一直以来,中国人眼里的爱因斯坦就是德才兼备,大爱无疆之人,而且他对中国的帮助也史书可鉴。

比如在1938年,为了帮助中国的抗日战争,他还和罗斯福总统的长子一同发起“援助中国委员会”,在美国2000个城镇开展援华募捐活动。所以,中国人对他评价是“真正的世界公民,他的爱是没有国界的”,是一个伟大的人道主义战士。

然而最新曝光的爱因斯坦私人日记中,他在旅行中国时,曾写下了一段涉嫌“种族歧视”中国人的话语,引起了西方媒体的“震惊”,这又是什么一回事呢?

 

[转载]如何看待爱因斯坦到中国时的私人日记?

 

1920年,中国现代大学之父蔡元培旅行欧洲,曾与爱因斯坦接触,希望他可以到北京大学讲学。最后,在在梁启超的资助下,蔡元培接受了爱因斯坦所需的报酬,约定1922年12月中旬来华。

但直到12月30日,爱因斯坦才从日本到达上海,但是在上海逗留两天,直接乘船去了新加坡,没有前往北京。蔡元培一直等不到消息,就写了一封诚挚的信件询问,重申之前的报酬条件。 爱因斯坦回信:上海有一个叫斐司德博士的人,受了蔡元培的全权委托,向他又提出了违背以前约定的要求,因此他不准备来了。如今接到蔡元培的亲笔信,才知道是误会,但他已经不能追改旅程计划,希望原谅。

 

[转载]如何看待爱因斯坦到中国时的私人日记?

 

爱因斯坦这一失约非常蹊跷,尤其他回信中出现的莫名其妙的“斐司德博士”,现代学者有两种猜测:一是日本人做鬼,故意搅乱蔡元培与爱因斯坦的联系;二是爱因斯坦看透中国状况,萌生退意,寻找一个由头拒绝。

那么,事实真相又是如何?

2018年,西方媒体曝光了爱因斯坦私人笔记(见下图,其中部分),其中就有1922年-1923年期间,爱因斯坦途径香港和上海之后留下的感触:“勤劳、肮脏和迟钝”。

 

[转载]如何看待爱因斯坦到中国时的私人日记?

 

爱因斯坦私人笔记:中国人吃饭时不是坐在凳子上,而是像欧洲人在丛林里解手时那样蹲着。(对彼时中国人“旺盛的繁殖力”感到不安)如果有一天其他种族都被中国人取代了那将是可悲的。对于我们这样的人来说,仅这一想法本身就令人感到难以言喻的沮丧。

爱因斯坦私人笔记还提到,中国女性与男性没什么不同(即中国女性也是勤劳、肮脏和迟钝),不理解为何中国女性能吸引中国男性与她们不断生育后代。

此外,爱因斯坦好像不仅“歧视”中国人,还歧视日本、印度人,比如英国卫报中称笔记中有“中国、日本和印度人在智力上都有着天然的不足”等的言论。

 

[转载]如何看待爱因斯坦到中国时的私人日记?

 

这段私人笔记,提供了爱因斯坦爽约的新方向,应该是他不看好当时的中国和中国人,所以才婉拒北京大学讲课。

对于如今中国人而言,爱因斯坦私人笔记中的这段话可谓字字扎心,但对于彼时中国而言,却是一个基本不争的表面事实。1922-1923年的中国,军阀连年混战,财政困难,百姓愚昧麻木,很难让人看到希望。爱因斯坦一见之下,做出以上评价并不奇怪,毕竟他不是中国人,不了解中国5000年文明的底蕴,不了解这个民族一旦奋发是多么的可怕。

但情有可原之外,或许也能看到爱因斯坦并非完人。



0

  • 评论加载中,请稍候...
发评论

    发评论

   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,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。

      

    亚搏体育 版权所有

    XML 地图 | Sitemap 地图